湖南幸运赛车综合走势图|预测湖南幸运赛车

空客入華三十三年 首次迎來中國籍CEO

時間:2018-01-22作者:王航 點擊: 532 次

    空中客車進入中國市場三十三年來,第一次迎來本土化最徹底的新掌舵人——中國籍的首席執行官徐崗。


    

    徐崗加入空客前是共青團天津市委書記,并曾任天津保稅區管委會黨組成員。此番脫離公務員體系“下海”,并成為一家世界五百強外企的高管,徐崗面臨著多重挑戰。

    入職僅僅兩周后,1月19日中午,徐崗第一次以空客CEO身份在中國媒體面前亮相,坦承自己的角色之變與心路變化。徐崗直言自己面臨著眾多挑戰,其一是如何在新時期把空客在中國的業務與發展做好,畢竟在空客中國前兩任CEO博龍與陳菊民任內,中國與空客的合作不僅越來越緊密,訂單量也驚人。站在“巨人”的肩膀上前行,無疑要求徐崗做得更加出色。而中國市場之變,恰恰是徐崗即將面臨的重大挑戰。

    “空客絕不是僅僅把中國看成一個市場,而是把中國看成一個創新中心,一個可以攜手同行的合作伙伴。”徐崗表示,他加入空客后想的更多的是,如何在中國諸多重大戰略中發揮空客的作用,比如在“一帶一路”倡議下空客能做些什么?

    這種積極融入的姿態,或是空客集團總部選擇徐崗的其中一個重要原因。

    官員變高管

    徐崗,1972年出生于蘇州,年幼時父母參與援藏建設,自己跟隨父母在西藏、青海等地生活過很長時間。長大后到天津讀大學,就讀于天津大學信息管理系統工學,1995年畢業后留在天津,從天津經濟技術開發區管委會開始其職業生涯。2003年,徐崗調任天津港保稅區投資促進局副局長,并于2005年升任局長。就是從2005年開始,因為空客A320系列飛機總裝線項目,徐崗開始與空客公司結緣。

    作為時任天津保稅區投資促進局局長,徐崗直接經手了該項目的選址、組建團隊、談判和簽署合資備忘錄等所有環節。因此待A320系列飛機總裝線項目正式成立并運作起來后,徐崗成了該項目合資企業的中方代表,出任該合資公司副總經理一職。但他主要是做些協調工作,并不具體管理工廠的運營,當時徐崗的身份更多是公職,并步步升遷至天津保稅區管委會黨組成員。

    2014年,徐崗暫別空客與航空,就任共青團天津市委書記。不曾想,三年之后,他選擇離開體制內崗位,加入了空客中國,接替陳菊民出任空客中國的首席執行官。陳菊民則像原本的博龍角色一樣,轉任空客中國董事長。

    從公職下海,不算新鮮,難得的是中國人在空客走到了這么高的職位。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,空客歷年在華高管多為外國人,前CEO陳菊民是第一個華裔,不過其出任空客中國CEO時,已經入籍法國。而在波音、霍尼韋爾、泰雷茲等一眾航空制造業巨頭的中國區CEO至今無中國人出任過。

    因此,當徐崗被宣布為空客中國新任CEO,外界好奇這一選擇的背后原因。在國際航協北亞地區副總裁、國際航協駐中國首席代表張保建看來,外資公司選人并不會因曾在政府工作過這一個背景選項而做出選擇,尤其是在中國區總裁這個非常重要的位置上,肯定要挑選對其企業發展有利,符合戰略考慮的人才。

    空客中國公司內部人士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,徐崗年輕有為,好學又有豐富的航空工作經歷,當年曾多次去法國空客總部談項目合作事宜,后來也多次與空客方面進行各種交涉交往,對空客的情況頗為熟悉。徐崗的風格平易近人,各層級人士對其印象良好。且因為其曾在美國芝加哥羅斯福大學攻讀工商管理碩士學位,還獲得了南開大學經濟學博士學位,外語水平很好,與空客集團內部溝通交流順暢。因此空客是考察了方方面面的因素才選擇了徐崗作為新掌舵人。

    徐崗與空客究竟是誰先屬意誰?徐崗笑著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說道,在過去十年中的接觸交往,雙方互相有感覺才走到了一起。

新CEO的新挑戰

    對徐崗來說,空客中國CEO這個位置并不好坐。他透露,入職兩周來,每天八點不到就到辦公室,直到晚上九點還沒走。“學習、思考、協調。”徐崗透露這三件事是其近兩周在做的事兒。

    盡管跟空客打過多年交道,但徐崗對整個空客集團的業務還沒完全熟悉,尤其是衛星、防衛、創新科技等業務領域,急需加緊補課。但擺在他面前更為緊迫的是,空客中國的對華戰略有可能需要調整,以便更加適應目前中國的發展。

    中國民航管理學院教授李曉津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,經其測算,2017年中國人均乘機次數為0.39次,而全世界人均乘機次數為0.51次,預計中國在2020年可以達到世界平均水平,且在2024年航空運輸總量上會超過美國,則在可見的未來,中國市場的增長空間還很大,還需要大量的飛機,任何一個航空制造企業都無法忽視中國。

    以往空客在撬開中國市場的大門時,所采取的策略是合作。一直以來,空客公司與中國的關系日趨緊密,除了向中國出售大量飛機以外,空客與中國的工業合作總值也在逐年上升。到2015年,空中客車與中國的工業合作總值達到近5億美元。2020年,這一數字將翻番達到每年10億美元。

    現在中國也開始有了自己的單通道飛機,并在未來有可能制造雙通道大飛機,國產C系列飛機直接的競爭對手就是空客與波音兩大航空巨頭。個中微妙關系,是新CEO必須處理好的挑戰之一。徐崗坦言,國產大飛機將來會是空客的對手,但空客并不懼怕競爭,空客恰恰是從競爭中誕生并成長起來的企業。

    未來尚無法預測,但徐崗知道自己想獲得前兩任CEO的成就,會非常具有挑戰。李曉津便直言,此前空客兩任CEO將波音占據七成以上的中國民航市場成功撕開,形成目前空客略占上風的局面,實屬不易,成績斐然,徐崗要在這一高基礎上實現新一輪的快速擴張并不容易。

    在李曉津看來,另一大挑戰在于隨著中國高鐵路網建成發揮規模效應,中國民航的短途市場受沖擊巨大,航空公司的需求可能會發生調整,以往單通道飛機的需求量有可能收縮,或者轉成區域跨境中短途,空客的銷售策略恐怕也要隨之調整。

    雖然空客公司2017年獲得不菲的成績單,全年共向85家客戶交付了718架飛機,創下歷史錄新高,其中向中國用戶交付176架新飛機,約占空客同期全球交付量的四分之一。除了創紀錄的交付數量之外,空中客車2017年共收獲來自44家客戶的1109架凈訂單。截至2017年底,空中客車的儲備訂單數量達到7265架,以目錄價格計算,總價值達10590億美元。

    中國市場雖然仍然貢獻了巨額飛機訂單,但這是否可以持續?近期法國總統馬克龍訪華一反常態未能給空客帶來訂單,或已讓歐洲感到警覺。如何更深入體察中國市場的需求與變化,按照張保建的說法,要知道體溫,就應該脫下手套握手。中國的情況畢竟是本土人更了解更知道怎么做。倘若中國區總裁是外國人,就猶如戴著手套握手。

    顯然,空客的做法是,“摘下手套來握手”,試溫如何,還要看徐崗后續表現了。


湖南幸运赛车综合走势图